www.www217999.com

葛优喜剧一瓶酒8000的电影叫什么?

时间:2019-11-06 17:1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出租车司机韩冬正在洗头,小姐说他停在外面的那辆漆得五颜六色的依维柯被警察拖走了。韩冬顶着一脑袋肥皂泡追了出来:人在哪!人在哪!可还是被罚了款。 包车的旅行社老板阮大...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出租车司机韩冬正在洗头,小姐说他停在外面的那辆漆得五颜六色的“依维柯”被警察拖走了。韩冬顶着一脑袋肥皂泡追了出来:“人在哪!人在哪!”可还是被罚了款。

  包车的旅行社老板阮大伟正在医院看他的女朋友——新加坡回来的刘小芸,她得了肺炎正在住院治疗,阮大伟嘱咐她不要暴露身份:“外宾收费特高”小芸满口答应,可说起话来依旧一口港味。

  阮大伟坐着韩冬的车到某山区参加“希望之旅”捐资助学认领仪式,一高兴就把没人认领的五个孩子全包了。回来的路上,韩冬希望阮大伟把包车费结清,一共九万八千块钱,阮大伟推说过两天再说。

  龙潭湖上,阮大伟打着竹板得意洋洋,因为他又想出包游船赚钱的主意;韩冬催他还钱,他则说等我挣到钱再给你,这时有人通知阮大伟四川老干部旅行团人全到了,让他去接站。

  飞机场停车处,阮大伟租了四辆大桥车,准备接200人的团。可来的只有一个人,姓仁名权,仁权到了,气得阮大伟:“谁给你取的缺德名字呀!今儿有雨,我差点买200把雨伞带来!”

  韩冬天天催阮大伟还钱,阮大伟总是拖,韩冬没办法,就天天跟着阮大伟,阮大伟到哪儿他到哪儿,一直跟到医院。里边,阮大伟和刘小芸聊天;走廊里,韩冬睡着了,一睁眼,阮大伟已不见踪影。

  为了逼阮大伟还钱,韩冬把刘小芸接出医院,假称去看中医把小芸带回了自己家,并打电话给阮大伟,只要把欠的钱还了,就把小芸送回去。阮大伟不吃这一 :“这叫绑架你知道吗?一小时内看不见人,我就报警”韩冬害怕,加上刘小芸也在大吵大闹,就打算把小芸送回医院。可一到医院门口吓一跳:远远地就看到一辆警车,几个警察在向一个人问话,韩冬没敢进医院就调头回来了。其实,那是警察在处理一个酒后驾驶的司机。

  电话里,阮大伟称:你有本事就撕票。这句话惹恼了刘小芸:我这条命连九万八都不值?!于是自愿帮助韩冬,一起到她一个朋友的空房子中,谋划怎么要回九万八。

  晚上,刘小芸想把韩冬绑起来,可一转眼韩冬就从绳子里脱身出来跳上沙发呼呼大睡。半夜,刘小芸因未按时打点滴发烧了,韩冬赶紧去给她买药。韩冬没给人打过针,先在自己身上试了试后才给小芸打。打完针小芸没事了,可韩冬自己却倒在地上,原来他药物过敏,试针把自己打晕了。

  为了吓唬阮大伟,韩冬和刘小芸合谋拍了一盘录像带。带子里,韩冬狠狠打了刘小芸一个嘴巴,还威胁说“不给钱就搞掂她!”

  约好在香山还钱放人,阮大伟气势汹汹的带了一帮人要收拾韩冬。山顶上,以为就要分手的韩冬和刘小芸聊得很投机;山下,阮大伟和几个哥们议论着呆会儿见面怎么对付韩冬。没想到人是见到,可是一个在地下,一个缆车上,又把阮大伟给涮了!气得阮大伟把带的假钞撒了满天,刘小芸伤透了心,决定好好气气阮大伟,她用九万八雇韩冬和她好:让阮大伟好好想!韩冬可有了用武之地,不就是气人吗?他的招儿可多了,你心疼钱,我偏让你花钱!

  阮大伟家,一桌上等酒席送上门来,澳洲龙虾、绍兴乌鸡、两米多长的活蛇......点的菜个个高档;光一瓶路易十三就八千多块,说是阮大伟慰劳兄弟们的,当然也得要阮大伟来付钱,心疼得阮大伟抱着酒瓶子就是不撒手。酒席吃完,又来了全套的保健按摩,阮大伟气急败坏地把满院子的人全轰走了。

  正当阮大伟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韩冬之时,一位精神病院的大夫上门了,一伸棍子把阮大伟电了一个大跟头,说是韩冬先生打求救电话说阮先生犯病了,还让多来几个人手帮忙,临走了又得给结帐。

  小芸的寓所里,韩冬和她讨论着阮大伟的处境,刘小芸搞不明白,阮大伟要钱,你韩冬说来说去不也是为了钱吗?韩冬不把小芸带到医院,原来,他父母双亡,只有一个苦命的姐姐,姐姐伺候父母过世,“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现在她自己却因为车祸变成植物人,你说我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没钱我就没有姐姐了......”小芸深受感动。

  阮大伟真的报了警,警察到他家里在电话上安装了,让他在韩冬来电话时尽量拖延时间,一分钟就能查出方位!电话来了,是刘小芸打的,说没人绑架她,一切都是她自愿的,韩冬人在公安局,原来韩冬自己到公安局投案来了。

  有了刘小芸的证词,绑架罪名不成立,阮大伟咽不下这口气,非要打韩冬一顿,刘小芸劝也不管用,一定要韩冬的好看!最后,从刘小芸口中阮大伟得知了韩冬要钱的原因,算是理解韩冬了,没想到最垢又让韩冬给涮了一回......

  机场上,韩冬送走了刘小芸,临走,刘小芸嘱咐韩冬:“为了爱你的人健康地活着!”

  冬天到了,病房里,韩冬面对没有知觉的姐姐倾诉心声:过了年就是二十一世纪了,昨夜梦见爸妈问我“咱们的家散了吗?我说没散,姐姐在,我也在......”姐姐的眼角淌下一滴泪。推开窗户,刘小芸满面笑容站在窗外,韩冬走上前去:“回来啦?!”小芸点点头,“还走吗?”小芸用力摇了摇头。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