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www217999.com

孙悟空成佛的结局是喜剧还是悲剧的一些材料(1)

时间:2019-10-04 01:4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那时人们都期盼反抗压迫,大圣就是踏破凌霄,破除束缚的英雄。而我所崇拜的孙悟空,扪心自问,是我们自己的渴望和倒影,是这个时代年轻人的缩影,热烈而悲哀。大概我们都想做妖吧,最终有的人成佛,有的人被风沙淹没在西行路上。 《西游记》是作者的思想与现...

  那时人们都期盼反抗压迫,大圣就是踏破凌霄,破除束缚的英雄。而我所崇拜的孙悟空,扪心自问,是我们自己的渴望和倒影,是这个时代年轻人的缩影,热烈而悲哀。大概我们都想做妖吧,最终有的人成佛,有的人被风沙淹没在西行路上。

  《西游记》是作者的思想与现实撞击而成的产物。书中至高无上的玉皇大帝,和人世间贪图享乐、昏庸无能的封建统治者在本质上是如出一辙的,只是同样的草包套用了不同的皮囊。替玉皇大帝擒拿孙悟空的如来佛之流,也不过是封建帝王人民反抗斗争的一群帮凶。追求自由,反对神权,对依然保持桀骜不驯的一贯作风,归于佛门并不意味他对的无条件服从,他仍然坚守着自已的独立人格,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敢于向一切权威挑战,始终保持充沛的战斗热情,从不气馁,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地位有多高,仍然坚持返求民主的精神,到西天后他被封为“斗战胜佛”正体现了他的 叛逆性和妥协性的性格特点。 辩点:孙悟空的成佛结局可以说是他终成正果,修行圆满,也可以说是他压抑本性,沦为打手。主要辩点就在于成佛的性质。 谈及孙悟空,怕是无人不爱,他是神话中的英雄:勇敢,机智,又顽劣,叛逆,集猴,人,妖,神与一体。 这是我们长久以来,给孙悟空的定义,我们为他能由一只顽劣无知的猴子而修得正果而释然。但是,仔细想想,会发现正是这个近似完美的结局,把我们心中的孙悟空也一起埋葬了。对于孙悟空来说,这是一个悲剧性的结局。他一旦成佛,先前那些为我们所喜爱的的光辉也随之消失了。 不可否认,我们爱他,喜欢他,把他当成神话中的英雄,多半是爱他的叛逆,爱他的无所谓惧与天真。在一切保守、规规矩矩而又枯燥无味另人生厌的天上人间的世界里,孙悟空无疑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清新与快感。 纵观全书,不难发现,当悟空的形象逐渐完善,形成,为我们所接受的同时,他也正开始一步步的走向这个形象的毁灭,走向悲剧。 一、孙悟空是一只集天地之灵气的石猴,他凭着自己的勇敢征服了一群小猴,被奉为美猴王。随后又不畏艰难险阻,寻得高人,传授武艺。接着龙宫寻宝,大闹地府。如此一番折腾,当然惊动了天庭。正在我们为孙悟空的种种大快人心的行为叫好、欢欣鼓舞之时。那玉帝听了太白金星的话,降了一道招安圣旨。孙悟空成了弼马温。这样一个刚刚展露出叛逆、鲜活性格的孙悟空,就这样被招了安?我们不平,作者也不平,孙悟空还得接着闹,果不其然,到他得知官小后,急脾气一犯,放了天马,招呼不打一声的回了花果山,竖起了“齐天大圣”的旗子。天兵天将奈何不了他,只得给他一个挂名的大圣做!孙悟空不较俸禄,落的逍遥自在。今日东游,明日西荡,结交天上神仙,云来云去,行踪不定,这就是我们的悟空 ! 虽说悟空并未为玉帝养马,但他刚开始接受了弼马温这个职务,并为之欣喜,便是他走向悲剧的最初一步。带着满身不羁的悟空,怎么能给玉帝养马呢?神通广大的悟空最好就是随心所欲,无拘无束。 二、搅了蟠桃宴,喝御酒,偷仙丹,又与众天神斗法,使悟空的形象跃然纸上。他的神通广大,让我们欣喜又赞叹;他的顽劣,让我们无奈又怜爱。然而,如来佛主法力无边,孙悟空怎样神勇,终不是他的对手,被压在了五行山下。这是悟空一次严重的受挫,但让我们颇感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势,斗不过你我宁愿被压在山下,也不去天上做什么狗屁的小官。斗不过如来佛,受制于五行山下,这就注定了孙悟空的悲剧性。但如果仅仅到这里就结束了,纵是悲剧,也让人觉着悲壮,觉着大义凛然,气势如洪。 三、孙悟空被唐僧收为徒弟,保他西天取经,看似从五行山下被救了出来,实则不然。被压在山下,压的身子压不住他的思想与精神,而从山下出来,保唐僧取经,对悟空来说,却是更深的一种束缚,从思想上捆住了悟空。刚开始悟空还可以耍点小性,受不了师傅的罗嗦,就自个儿游玩去了。这倒还像是原来的悟空。不幸唐僧用一“紧箍咒”完全控制了他,痛的悟空跪地求饶,好生服侍师傅。这便让我们悲从中来,天兵天将,玉帝老儿都奈何不了的齐天大圣,竟被手无缚鸡之力迂腐至极的区区一个唐僧给降住了,让人怎么不伤心?从这个时候起,孙悟空便开始真真正正的向他的悲剧性结局逼近。 四、一路走向西天,孙悟空斩妖除魔、尽显神通,可谓大快人心。他有情有意,对师傅忠心耿耿又让我们顿生爱意。别看这猴顽劣成性,玩世不恭,却也晓得人情世故。孙悟空的形象在西去的途中更加丰满起来。 看到最后,我们明白整个取经过程都是如来安排好的。他们对一切都是尽在掌握。你们师徒四人是会平安的,但罪还是得受,且一个都不能少。许多妖怪都是天上神仙的座骑,看来神仙的疏忽也并非疏忽了。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的,像一个完美的圈套,孙悟空的斩妖除魔也就失去了一定的色彩,整个取经过程也就陷入了一种虚无状态,说好听了,是要看看他们是否诚心,说难听了,孙悟空整个被他们耍了。他拼死拼活的保护唐僧,根本就是无意义的,唐僧是死不了的。佛主安排他受罪,并非死亡。似乎每一次都千钧一发,其实一直都是安安稳稳。 五、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他们师徒四人,包括白龙马在内,都是有罪的:孙悟空大闹天宫,有罪;猪八戒是天蓬元帅时调戏嫦娥,有罪;沙僧是卷帘大将时失手打碎了玉玻璃,有罪;白龙马烧了殿上的明珠,有罪 ;唐僧呢,唐僧也是有罪的,如来不是说了吗:“汝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名唤金蝉子。因汝不听说法,轻慢我之大教。故贬汝之真灵,转出东土。”看来,这西天之行倒是在赎罪了。因他们犯了天条,亵渎了神灵,必要受这一路艰难险阻,担惊受怕的处罚,所有的一切都是惩罚,岂不可悲? 六、最后到了西天,取了真经。都被封了佛,也许对于一心向佛之人,这是最高的奖赏。而对于孙悟空来说,却是最残酷的扼杀。过去那个顽劣、任性的悟空再也不会出现,既已成佛,便晓知礼仪,收敛性情,只做一个正正经经的佛,不会在肆意妄为,不讲道理了。我们心理深处的悟空,已经庄重严肃了,他的叛逆,已经成了驯服。 从开头到结尾,我们看着孙悟空成长,也看着他消亡。先是玉帝招安,后是如来招安。如来就是如来,招安之前先要让你服刑,所以就保唐僧西天取经,然后顺理成章封了佛。设了圈套让孙悟空钻了进去。若是开始就封佛,怕是依了悟空的性子,加上弼马温的经历,他也不乐意。他本领也有,又可长生不老,在花果山领着一帮小猴,逍遥自在的做他的齐天大圣岂不快哉? “斗战胜佛”与“齐天大圣”相比,多多少少少了些气势,失了色彩。但既然是保唐僧取经,修得正果,加封便是奖赏,既是奖赏之于悟空又岂有不接受,不开心的道理。欣欣然成了佛,失掉了一身性情。对于悟空是一种悲哀,一个另人辛酸的悲剧……悲剧是以剧中主人公与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及其悲惨的结局,构成基本内容的作品。它的主人公大都是人们理想、愿望的代表者。悲剧以悲惨的结局,来揭示生活中的罪恶,即以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从而激起观众的悲愤及崇敬,达到提高思想情操的目的。 鲁迅在论及悲剧社会性冲突时指出:“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悲剧bēijù (2) 描写主角与占优势的力量(如命运、环境,社会)之间冲突的发展,最后达到悲惨的或灾祸性的结局 (3) 比喻悲惨不幸的遭遇 在这种悲剧冲突中,主人公不仅要同为其造成挫折、磨难的强大外在力量搏斗,往往还要同主体的内在本质力量进行搏斗。尽管突然降临的悲剧性情境似乎是偶然的,但是,这种情境只是为主体行动安排的必要契机,而行动都是源于主体的自我意识,是主体为了极限发挥自身的潜能而做出的。因而 ,由行动构成的命运的曲线,连同最终的结局无论是失败或是丧失生命,便是他(或她)完整生活的凝聚,亦即完整的人格在行动中自满自足。悲剧的力量正在于主人公有限的生命运动所体现的人类精神的永恒价值。 喜剧是戏剧的一种类型,一般以夸张的手法、巧妙的结构、诙谐的台词及对喜剧性格的刻画,从而引人对丑的、滑稽的予以嘲笑,对正常的人生和美好的理想予以肯定。 在喜剧中,主人公一般以滑稽、幽默及对旁人无伤害的丑陋、乖僻,表现生活中或丑、或美、或悲的一面。 由于喜剧表现的对象不同,艺术家的角度不同,手法不一致, 喜剧通过运用各种引人发笑的表现方式和表现手法,把戏剧的各个环节,诸如语言、动作、人物的外貌及姿态、人物之间的关系、故事情节等均加以可笑化,从中产生出滑稽戏谑的效果。 ‘佛’是一个理智、情感和能力都同时达到最圆满境地的人格。让我重复一遍:‘佛’是理智、情感和能力都同时达到最圆满境地的人格,换句话说:佛是大智、大悲(或谓全智、全悲)与大能的人。 简单的说,佛就是‘觉者’,‘一个觉悟的人’。 也许更明确一点,应该说佛是一个对宇宙人生的根本道理有透彻觉悟的人。 还有一个简明扼要的定义,普遍地为一般人所接受,就是说: 佛就是一个自己已经觉悟了,而且进一步帮助其他的人也能够觉悟,而这种自觉(觉)和觉他(行)的工作,已同时达到最圆满境地的人。

上一篇:莎士比亚喜剧揭幕老舍戏剧节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